郑州特大暴雨已致51人遇难 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海口站 - 万联中国

郑州特大暴雨已致51人遇难 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
2021-07-23 18:35:59   来源:郑州新闻广播    
评论:0
阅读:

郑州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防汛救灾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,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,一手抓防洪抢险救灾,一手抓灾后恢复重建,紧盯...
郑州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防汛救灾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,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,一手抓防洪抢险救灾,一手抓灾后恢复重建,紧盯群众生产生活所急所需所盼,以通电、通水、通信、通行和小区排水“四通一排”为重点,力争用最短时间、最快速度恢复城市正常运转,让广大群众生产放心,生活安心。

在抢险救灾和恢复重建中,全国各地大力支持,彰显了一方有难、八方支援的朴素情怀,各地志愿人员奔赴一线,传递了大爱无疆、守望相助的深情厚谊。5290名部队官兵、3万名公安干警、16.4万名志愿者、5556人外地救援队伍、40多万名党员干部,始终与群众站在一起,干在一起,苦在一起,众志成城,防汛救灾总体稳定、灾后重建加速恢复。

聚合力量,让群众早日用上电

国家发改委协调24个省市区国网公司1万名维修人员、181台发电车、1000多台大功率发电设备,与省市3600名供电维修人员昼夜奋战,抢修受损变电站,加快恢复群众用电。目前,主城区供电受影响的473个200户以上小区,已全部恢复供电189个,预计24日全部恢复。

多管齐下,让群众喝上放心水

3000多名供水抢修人员接续奋战,“小修不过夜,大修不间断”,加速供水设施抢修维护。暂未恢复供水小区,全部安排临时取水点和送水车,目前,主城区因灾停水小区1221个,已恢复供水1174个,预计25日供水基本恢复。

先通后畅,让群众安全出行

5000余名抢修人员奋战在灾毁公路、桥梁、涵洞和乡村道路抢修除险一线。受灾城市隧道和立交39处,目前,已通行隧道1处,立交22处,预计其余16处将于24日凌晨完成通行。

接力抢修,让群众信息通畅

通信抢修人员紧急集结,投入到通信干线等受损现场,目前,各通信公司恢复逻辑基站21444个,市区14759个,县域6685个,全市通讯用户基本恢复正常使用。

统筹调配,让群众吃上肉蛋菜

双汇猪肉储备2万吨,藏金源猪肉储备2000吨,汇德牧业鸡蛋储备50吨并保持正常每天鸡蛋生产15吨,万久农产品有限公司单个菜品保持正常出货200吨。肉蛋菜均能保持正常供应,大部分商贸流通企业已恢复正常营业。

提前部署,让群众无疾病之忧

17支510人防疫队伍基层指导消杀和防疫;20支1000余人专业医疗队伍一线救援。根据疫情监测,严重汛情以来,我市传染病疫情总体平稳,暂未发现有疫情异常爆发。

持续强降雨天气,给全市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,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。截至7月23日12时,据初步统计,紧急转移安置395989人,农作物受灾面积44209.73公顷,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,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已导致51人遇难。

7月20日以来,郑州市各行各业迅速行动,中部战区驻郑部队、消防战士、武警官兵,以及志愿者自发组成的救援队等投入到防汛、抢险、救人工作当中,目前灾后重建工作正在有序推进,强降水造成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,部分路面尚有积水,路基经长期浸泡存在塌陷等风险。在此,温馨提醒广大市民,非必要原因不外出,切勿在抢修作业现场等危险区域停留围观。灾后重建信息将及时发布,温馨提醒市民关注官方消息,不信谣、不传谣。

延伸阅读

郑州医疗车突遭山洪:人没来得及跳车被冲走4人失联

来源:澎湃新闻

“如果可以,我愿意拿我所有,去换她没有出事。”至7月21日晚上,常先生已徒步20公里在山里沿河道寻找妻子,近30个小时没有休息,但妻子依然没有消息。

7月20日下午1点半左右,郑州新密市袁庄乡卫生院院长樊彦平与该院4名工作人员一起,下乡到各村卫生室检查防汛安全。因儿子和女儿暑假在家没人照顾,院党支部副书记孙建锋把他们也带上了。在返程经过一座漫水桥时,突遭山洪,医疗检查车被水冲进河道。事后,3人获救,4人失联。

事发前十几分钟,公共卫生科科长靳晓娜还给7岁的女儿妞妞打了视频电话,聊了一两分钟。当日下午2点38分,妞妞用稚嫩的声音,两次微信询问靳晓娜:“妈妈,你回来了吗?”“妈妈,你回单位了吗”——谁也想不到,这时,靳晓娜他们已经失去联系。

38岁的靳晓娜,是独生女。性格很大气,工作中被戏称为“女汉子”,多次被评为新密市医疗卫生系统先进个人。事发后,靳晓娜的父亲痛哭说,闭上眼,总是看到女儿的脸,他害怕她已经出事了。

澎湃新闻获悉,7月22日,新密市已加派专业搜救队,携带无人机、3D搜救装备等,持续搜救。

郑州特大暴雨已致51人遇难 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

出事车辆被卡在漫水桥下游约500米处。

医用车经过漫水桥遇到山洪被冲走

7月20日上午10点多,根据上级任务要求,袁庄乡卫生院院长樊彦平、院党支部副书记孙建锋、院公共卫生科科长靳晓娜、院CT检查室负责人兼办公室职员樊宏扬、返聘医生刘丙灿一行5人,出发下乡检查防汛。车上,还有暑假在家没人照顾被带在身边的孙建锋12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。

当时,当地连续两日降雨,有些地方已受灾。部分村卫生室临山而建,存在防汛隐患。出发时,袁庄乡卫生院这边雨还不是很大。他们开的,是前年政府配的7座医用检查车,重达两吨。

躺在新密市中医院的孙建锋回忆,当天下午1点半左右,一行人计划从郭庄村返回,因前方塌方,遂折返走另一条路。经过一座水漫上桥面二三十厘米的漫水桥时,可能因为水流比较急,水灌进排气管,车突然熄火。此后,车头栽下桥,车身向副驾驶一边倾斜。大家拿出安全锤准备破窗,突然,山洪从上游“打下来”,众人没来得及跳车,车已被冲进山沟,水涌了进来。

孙建锋回忆,大家纷纷破窗逃生,他一心想的就是向上爬,先出水面再说。不会游泳的他,感觉水有几米深,自己在水里翻滚,不停喝着夹杂泥沙的河水。水太浑浊,他没看到其他同事。被冲出四五里后,他抱住河道边一棵银杏树,还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,想着如果看到同事和孩子,可以递给他们,却始终没看到任何人。

孙建锋开始呼救,在河道对面住的人看到了他,但没有设备,水流很急,无法救援。后来,水流没那么急了,大家提醒他旁边有竹竿,孙建锋遂尝试拄着竹竿往河道对面走。水,没到了他的胸口。离对岸还有两米时,一股浪打过来,他下意识把竹杆递给岸边的人,对方把他拉了上去。

孙建锋的儿子和刘丙灿,则在更下游被救。“他们应该都是被洪流拍到树枝上,抓住了东西。”袁庄乡卫生院陈姓副院长介绍。

经医院检查治疗,三人都有吸入性肺炎。孙建锋是手部受伤,其儿子无碍,刘丙灿脊椎受伤。

事发车辆,其后被发现卡在漫水桥下游约500米的一处地方。玻璃全碎,车内一片狼藉。

因为当地连续降雨,信号时有时无。事故发生前十多分钟,全车唯一手机有信号的靳晓娜,曾和女儿妞妞微信聊天。妞妞给她发了窗外下雨的视频,询问雨这么大啥时候回来。靳晓娜则给妞妞发去沿途视频,视频中能看到,雨下的很大,路上全部积水,已经有十几厘米深,而且流速很快。

当日下午1点15分,靳晓娜发了失联前最后一条朋友圈,定位是郭庄村,视频显示车辆冒雨在积水急流的路上行驶。这条朋友圈的配文是:老天爷怒了。

下午1点18分,靳晓娜和女儿妞妞打了个微信视频电话,闲聊了一两分钟。当日下午2点35分,妞妞两次用微信询问:“妈妈你啥时候回来啊”“妈妈,你回单位了没有啊”……

郑州特大暴雨已致51人遇难 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

出事车辆内部一片狼藉。

丈夫泥泞河道徒步20公里搜寻

7月20日下午,新密市当地计划救援,但雨下得很大,河道水流湍急,而且河道两边并没有路,难以进去,有搜救人员险些掉进河里,为安全考虑,搜救没有进行。

7月22日,新密市应急救援中心主任阳明朝介绍,7月21日中午,雨小些后,当地立即组织蓝天救援队、警方等,展开搜救。搜救队带着皮划艇,分两队,一队专门搜救事发地下游约5公里、三五百平方米的一处积潭。另一队,沿着事发地向下游搜索。搜救到当晚七八点,因河道宽达两三百米,环境复杂,结束搜救,至此搜寻了5公里。22日上午,搜救队再次出发,除蓝天救援队外,加派了其他专业搜救队,有3D搜救、无人机、潜水装备等。计划先排查21日的疑点,然后继续向下游进行搜救。

“为确保搜救队安全,有专人负责观察上游河流情况,防止次生灾害。”阳明朝告诉澎湃新闻,后方和搜救队约定两个小时一报告,但因为那里信号还没恢复,22日的搜救情况还不清楚。

靳晓娜的丈夫常先生说,只要有一丝希望,仍希望有奇迹发生。事发当晚,因环境恶劣,无法搜救。7月21日凌晨5点多,他和几名年轻亲属,冒雨和家族几名年轻人,从事发漫水桥河道处,开始搜救。河道非常泥泞,难走。到晚上7点,常先生走了差不多20公里。

他看到,事发漫水桥上游两座漫水桥,都被山洪冲垮。下游,十几辆车和一辆挖掘机被冲进河道。

“走不动,可以坚持。但那种心情,很疲惫、很绝望。就是既想找到人,又害怕找到人。”7月21日夜里,常先生说,事发后,自己就没睡过觉,也难以睡着。

他和靳晓娜是在朋友的饭局上认识的,自由恋爱结婚,两人感情很好。

在他眼里,身高一米六的妻子爱笑,性格大气,从不爱和别人闹矛盾。“她这么好的人,出事的应该是我啊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拿我所有,换她没有出事。”

事发前十几天,常先生开玩笑说自己只有茶具没有咖啡杯子,妻子就笑着说,“那我送你一个。”此后,妻子给他买了一款黑色的马克杯。常先生就把杯子放在办公室。

事发当晚,许多亲戚来家里,妞妞问怎么这么多人,妈妈去哪里了,他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告诉妞妞“你妈妈出门了”。说到这,这个汉子流了泪,“她那么好一个人,为什么出事的不是我?”

7月22日,实在瞒不过去,姥姥和妞妞说了实话,妞妞一听,就哭了起来。姥姥抱着妞妞大哭,“妞妞,以后你要懂事啊,要坚强,以后姥爷姥姥就指望你了啊。”

38岁的靳晓娜,是家中独生女,从小被宠着长大。靳晓娜的父亲有多年心脏病,支过四个心脏支架,一想到女儿,他就胸口发闷冒汗。他一直睡不着,闭上眼就看到女儿的脸。

郑州特大暴雨已致51人遇难 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

出事漫水桥上游的漫水桥,已被冲垮。

同事:本想他们回来后可以一起抗汛

事发后,袁庄乡卫生院的同事们很难过。

澎湃新闻看到,因为近期降雨影响,卫生院的三层小楼一楼过道里,还堆着一排防水沙袋。

卫生院陈姓副院长告诉澎湃新闻,卫生院后面是山坡。事发时,卫生院积水,大家都在紧急往外面排水。原本想着,出去检查的同事们回来后,可以一起参与抗汛。

陈姓副院长介绍,52岁的院长樊彦平,外科医生出身,2016年调到该院任院长。靳晓娜,公共卫生科科长,负责全乡疫苗、两癌筛除、疫情防控、国家14项免费公共卫生服务、村卫生室执业监督等。65岁的刘丙灿,一年前返聘到该院,坐诊内科。22岁的樊宏扬,是办公室职员兼负责检查室。

“都是敬业的同事,大家心里都很难受。”陈姓副院长说。

袁庄乡卫生院工作人员说,这几年,在樊彦平院长的带领下,卫生院在群众里的口碑提升很多。

因为公共卫生服务非常琐碎,体检、入户、扶贫,熬夜加班统计数据是家常便饭。“靳晓娜下面还有七八个人,但加班时,她永远是最晚走的一个人。有时候我值班时,夜里十一点多、我问她怎么还没走,她说还没忙完。疫情以来,还有健康扶贫的时候,因为压力大,她还在卫生院看过失眠。”

因为工作出色,两年来,靳晓娜连续被评新密市健康卫生系统先进工作个人。

“她虽然是个女的,但不比男医生差。”陈姓副院长说,有时,大家会戏称靳晓娜是个“女汉子”。

常先生也提到,妻子对工作非常敬业,对女儿也很疼爱,只是工作太忙,在女儿的学习上,难以腾出太多精力。去年疫情防控时,妻子曾冒着风险在高速路口值班,让自己非常担心。

靳晓娜的妈妈告诉澎湃新闻,女儿和自己无话不谈,无论工作生活遇到什么开心事还是烦心事,都会跟自己唠唠。事发当天下午2点38分,她曾给女儿微信留言,提醒女儿把办公室的插线板从地上挪到上面。“她办公室漏水,插线板在地上,万一不小心弄湿,再去摁,容易出事。”

 

这位老母亲的“唠叨”,并未得到女儿的回复。

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。